您现在的位置:深圳别墅网>>>精彩评论

我有一个很世俗的梦想,关于别墅

北纬67度 

  我有一个很世俗的梦想,关于别墅。

  其实深圳的别墅之于我,就像一场浩荡的秋雨之于撒哈拉,无比奢侈。然而我在忍受了多年高高的水泥房子之后,终于开始义无反顾。我知道,我的幼时记忆依然根深蒂固,我的房子应该能够让我俯仰在天地之间。

  童年在一个大大的院落里定格成永恒的回忆,那个院落涵盖了我幼时大部分的时间。院落前方是一片宽广的草地,草地边是一个池塘,这是一个农家孩子最初的家。房子已经很是老旧,家里也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,但是院落坐拥鲜花碧草,日月星辰;扬眉就是蓝天,低头就是大地。

  我喜欢赤脚从大门跑进跑出的感受,幼时的大门在我的记忆中很高,很威严,但是也很安全。在我的大部分记忆里,我的童年总是在这个大门和大门外的草地之间流连,这里包括草地边缘一棵灿烂的栀子树。每到六月到来的时候,大门外的天空总是一种透明的天色,甚至没有云。草地边缘支起的一排篱笆上爬满了藤蔓,绿黄色的垂帘让人陡然地欢喜起来。这棵栀子树有别于一般栀子的柔弱旖旎,长得高高大大,洋洋洒洒。走出大门,就能闻到空中飘来的湿漉漉的花香,像遥远的一阵风从一个遥远山谷徐徐吹过。我幼弱的皮肤刚感知到季节的变换,栀子花已是全身心投入到这个夏天里了。

  当我开始成为“城里人”的一员时,我世俗地憎恶起自己的过往,甚至包括曾经的那片院落,城里人居住的高楼大厦仿佛才是真命天子。我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妻子开始了近乎偏执的奋斗,终于在七年前搬进了一栋高高的楼宇。

  这套房子很容易就让我们将自己的卑微隐藏起来了,我开始学着在27楼的阳台上像模像样的沏上一壶茶,将目光很小资地投向很遥远的地面,其实我知道,我看不到任何一朵花瓣,闻不到任何一丝花香。

  房子住着舒服,景色也是一流,但是我的心却离儿时的快乐越来越远了。儿子刚刚五岁,他在阳台上望向花园的眉宇间是我所陌生的悲悯和迷茫,而数十年前这个年纪的我,正被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所漫溢。我们之间相差的不但是天空的广阔,还有大地的亲近……我虚假而矫饰的情感被彻底击碎,我对妻子说,我们买栋别墅吧。离开这个繁华城市的中央,我们去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,有草坪,有让孩子赤脚跑出去就能亲近的草坪,好么?

  我们的小公司开在罗湖,我和妻子开始了漫长的选择过程,振业城成了我们最终的选择。一片草坪就躺在我们房子的正前方,两棵小树开出不知名羞涩的花,尽管没有了栀子的清香,但是天和地在这里变得如此广博。我仿佛看见了儿子在窗边探头去闻花香,仿佛听见蝉将一个夏天叫得火热,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,那个走出大门就能亲近鸟语花香的淡淡庭院……

  从这里离家出走的人,还将返回这里;从这里流逝的水,还将返回眼底。这是一个数十年后的轮回,这个轮回越来越接近辽阔,接近天空和天空中流动的云彩。所有的铅华都被雨水冲刷得干净,淤泥中绽放的石头,比花朵更加艳丽。

  俯仰之间,振业城成就了我的天地;源于最初的纯真,结于今日的成熟……

  相关原帖

 
 
Shenzhen Municipal Planning & Land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1999-2005
主办单位:深圳市规划国土房产信息中心 深圳市易图资讯开发中心设计制作维护
电话:0755-83680531 传真:0755-83680527 您有什么要求请留言        
深圳市规划国土房产信息中心,版权所有,未经同意请勿转载